黑芝麻智能科技完成近亿美元B轮融资..

4月12日,黑芝麻智能科技宣布完成B轮融资,领投方为君联资本旗下专业半导体基金君海创芯,其他投资方包括:上汽集团、SK中国、招商局集团旗下招商局创投、达泰资本、风和资本等,现有股东北极光创投持续加码。

据悉,本轮融资主要用于自动驾驶域控制器参考设计开发,车规级软件集成等。

黑芝麻智能科技成立于2016年8月,在上海和硅谷设有研发中心,曾于2016年11月获得北极光创投的A 轮融资;2018年1月,完成A+轮战略融资,由蔚来资本领投,芯动能投资基金、北极光创投等跟投。

秉承“用芯,看懂世界”的理念,黑芝麻智能提供端到端、全栈式的感知系统解决方案,搭载独特的图像处理技术,感知理解算法以及自动驾驶SoC芯片,完成对人的特征、行为和车、路场景的识别,将感知结果传达给下游自动驾驶企业去做决策、控制。

黑芝麻致力于开发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自动驾驶计算平台,本轮融资为该平台的落地提供了强大助力。后续黑芝麻将联合全球知名的汽车厂商,适时推出基于黑芝麻HS-1000车规级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平台的L3及以上级汽车。

黑芝麻提供高性能、安全、可靠的车规级自动驾驶芯片,结合全天候全场景的传感器融合感知算法,配套的底层实时操作系统、完整的工具链以及软件集成开发环境,使用户可以在现有基于高功耗GPU的自动驾驶平台之外有更好的选择–利用黑芝麻自动驾驶芯片开发出可量产的L3及以上级自动驾驶控制器。

黑芝麻的技术实力逐步得到行业认可,目前已与博世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将在智慧城市、智能家居、智能网联汽车及自动驾驶领域展开合作。国内一线主机厂方面,黑芝麻同上汽、一汽、比亚迪、蔚来等已开展业务合作,其车端图像感知产品将应用于今年数个量产车型。同时,黑芝麻于2018年加入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联盟,提供五大平台中的智能网联基础计算平台,助力中国智能网联汽车未来的发展。

作为连续三轮投资方,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认为,“投资黑芝麻代表了北极光对端智能的设想——未来智能会越来越多的推向前端,前端的智能对创业公司是非常好的切入机会。黑芝麻的核心成员具有多年的产业经验,对消费电子和汽车领域拥有很深刻的理解。他们是最有可能让中国在无人驾驶、智能辅助驾驶这个领域达到全球领先水平的公司。”

连续亏损败走中国,谷歌投资6年获20倍回报..

趟过风口浪尖的十年后,共享出行鼻祖Uber终于站在了纽交所门前。那么,谁笑到了最后?

在10年前的巴黎,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与Garrett Camp打不到一辆出租车。两人回到加州创立了Uber,用智能手机应用、GPS地图和银行卡自动支付,“一键叫车”颠覆了整个出行行业。随后,Uber在全球各地“开城”,但又从中国、俄罗斯等市场上演海外大撤退。和众多跨国互联网公司一样,Uber在中国经历了两年多的发展之后也难逃失败的宿命,随着2016年8月Uber与滴滴的合并,在中国市场上烧了20亿美元后,Uber开始退出舞台。

至今,Uber还没有走出烧钱扩张的商业模式,也没能给亏损止血。在一路烧钱和失血中,Uber走到了上市这一步,但也先要在招股书中,给市场一个交代。

Uber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S-1文件,这一备受期待、有望打入史上最大科技IPO行列的“独角兽”巨兽招股书得以公开。尽管Uber之前几个季度已经自行公布过未经审计的财报,这次是给出了第一份全面的财务图景。

招股书显示,Uber寻求以代码“UBER”在纽交所挂牌交易,不过为了计算注册费用而登记的最高融资额仅为10亿美元,远逊于海外媒体揭露的拟募资额100亿美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Uber在招股书中没有给出IPO每股定价和计划发售股份数量。有鉴于竞争对手Lyft上市后股价表现不佳,Uber或寻求900亿至1000亿美元的估值。虽高于公司去年最后一次私募融资轮的估值760亿美元,但低于市场普遍预期。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去年曾表示,Uber的IPO估值可能高达1200亿美元。

业务增长放缓

在美国独角兽企业密集IPO的节奏中,这一批科技独角兽大多有共同点:用户数量庞大但长期亏损。

截至2018年12月31日,Uber在去年录得营收112.7亿美元,较2017年同比增长42%,但全年的运营亏损为30.33亿美元,研发支出4.57亿美元,调整后的EBITDA(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)仍为亏损18.5亿美元。有海外媒体指出,从2016年以来的三年时间里,Uber的运营亏损超过了100亿美元。

在核心的用户数据方面,截至2018年底,平台月度活跃用户数为9100万,较2017年同期的6800万同比增长33.8%。不过,与两年前的快速成长相比,2018年的Uber增速已经放缓。平台月活用户在2017年时的同比增速为51%,目前是33.8%;全年营收在2017年的同比增速一度高达106%,目前是42%。

相比Uber而言,Lyft的亏损是小巫见大巫。Lyft自成立以来亏近30亿美元,其中,Lyft在2018年运营亏损9.1亿美元。

谁在赚钱?

招股书也披露了Uber的主要股东情况。目前,Uber最大股东是软银愿景基金旗下的SB Cayman 2 Ltd,持有Uber股份的比例为16.3%。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是第二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11%。此外,已经被“踢”出管理层的联合创始人Travis Kalanick仍持有公司8.6%的股权,是第三大股东。与Uber联合创始人Garrett Camp旗下基金Expa-1关联的实体持股6%,沙特阿拉伯的主权财富基金PIF持股5.3%,谷歌母公司Alphabet也持有大量股份,与该公司关联的实体持股5.2%。

目前,谷歌母公司Alphabet持有的股份价值约50亿美元。据悉,谷歌在2013年向Uber投资了2.58亿美元,短短六年间的投资回报增加近20倍。其实,Alphabet正成为网约车热潮中的最大赢家之一。2017年10月,Alphabet还通过其投资部门CapitalG向Uber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投资5亿美元。

尽管Alphabet正在从对Uber的投资中获得可观利润,但这两家公司绝非是盟友关系。2017年Alphabet起诉Uber,指控后者收购了谷歌前高管安东尼·莱万多夫斯基创办的无人驾驶技术初创企业,并窃取了该公司的商业机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借由上市回馈平台上的司机,Uber的IPO承销商已经预定了一定比例的股票,将按照IPO发行价来出售给符合资质的美国司机,并将在全球为超过110万名司机派发一次性的现金奖励,总额达到3亿美元。

招股书显示,此前困扰Uber的因素仍是未来面临的重要风险,归结起来可以分为商业模式、行业竞争和监管合规等。经过十年的亏损之后,幸好每天还有上千万用户会点开手机上的“U”字图标,一键叫车。Uber上市后的表现如何?让我们拭目以待。